一夜桂花香

2018-10-10
ag真人龙虎 罗吉旭

鼎信院里的桂花,似乎在一夜间被人施了魔法,空气中争相碰撞的分子调皮地挑逗着每个路人的鼻腔,似乎在向整个秋天宣告她的存在,大概鲜有人去想,她绽开黄白相间的骨朵儿,其实就是一朵朵经年往复的宿命。因为从她生根发芽破土而出的那一刻起,总逃不过在季节变换交替中零落,被难以捉摸的时光蹉跎身姿,而她能做的,就是努力地积蓄能量,肆意地绽放。

国庆假期有大半是在鼎信度过的,期间每天都会在花园中踱步,也曾观察过这些桂花,不过那会的她们无一例外的都是紧闭闺房,下部裹得密密实实的骨朵就像儿时村头炸米花的老汉炸出的一头稍稍绽开的米粒,遗憾的是那会没有领会到她们即将绽放的意思,便也一扫而过,同其他绿叶别无二致。

假期结束前的那晚归来时估摸着也得八九点了吧,大门旁的桂花依旧还是那样,呆立在那里,散落在身上的一点点人造光源不足以映照出她的模样,只见一片加浓版的墨绿在微风中婆娑,沙沙声大概是她们在私语着些什么吧。

她们窃窃私语的,是一夜的绽放。第二天是上班的日子,还在怀念假期赖床的思绪仿佛被一股力量拖拽着,拖拽着也便稍稍为她停留下了脚步,那些在空气中跳动着调皮的分子,已经透过鼻腔,让她的香气侵略了我的所有经络,顺带还勾起了我一丝丝的食欲(明明刚吃过早餐的),这香气不正是桂花糕吗?

老家无人大面积种植桂花,故而只能偶尔见到一二株观赏种植的,每每遇到桂花开,便会小心翼翼折一支夹在书中,哪天不经意间翻开便可吸食它的芬芳,却也没有思量过这一株小小桂花的生前身后事。

当萌芽的那一刻,一切便开始了,无意苦争春,也不为群芳妒,只是默默地累积养分,纵然最终难逃凋零,但也要开得芬芳,呐喊得响亮。我们又何尝不该如此呢?

这一回,应该没有一株桂花的命运会在我书本的夹隙中终结,她们会笑着和我相逢在下一个秋天。会吗?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