篮球、父亲和年

2019-02-14
ag真人龙虎 罗吉旭

这是二十五年来第一次同父亲站在篮筐下,夕阳将我们爷俩的影子拉得长长的,砰砰的回弹声好像调慢倍速的鞭炮,提前炸响了2019寥寥几天的年。

父亲会打球,至于是什么原因开始接触就不得而知了,他半生为家庭生计奔波,供我和姐姐上学,在我的印象中是极少接触篮球的,但在县城锌粉厂上班的那几年,车间的篮球队里总少不了他,不过我从未亲眼见到过他在球场奔走跳跃,更别说一起打一场篮球。

今年回家,村里新建的创安室里两个篮球架招摇地立在那里,这可比我们儿时将坏了底的竹篮拦腰截去再固定在土墙上自制的篮筐要强上百倍,也不知是父亲一时技痒还是看我回家后一直抱着电脑不肯出门,“儿子,走,我们去打会球吧”父亲的话语中带着些商量的意味,我没有思索便答了一声“好”,还未等我换好衣服,父亲已经麻溜地给篮球加满了气。

虽已接近五点,但太阳还是悬在山腰没有丝毫下去的意思,篮球的回弹声传得很远很远,以为会有一两个同村小孩听见声音来一探究竟然后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估计他们都和我先前一样,抱着电脑或者手机不愿走出家门半步。

父亲投球时离篮筐不是很远,也不是标准的投篮姿势,亦没有多余花哨的动作,接球、拍球、出手,动作里没有丝毫迟疑,说实在的,我惊诧于父亲的表现,这个半百有余的男人投出回弹到我手里的球依旧力道十足,我惊喜他那双被风湿困扰、整日同泥土打交道的手还有这样的气力。投篮兴起,父亲开始尝试着从远处出手,三分线外的一记远投篮球稳稳落在了篮筐下的我手里,心里泛起的一丝酸楚将先前的惊喜一扫而光,他试着走近了些,期间也上了几个三步篮。

就这样你来我往,这颗圆圆的皮球在我们爷俩手中传递,在空中划出一道道弧线,砰砰的回弹声如同美妙的音乐。工作后我虽然没有彻底放弃打篮球,但疏于锻炼的身体在一阵跑跳之后发出了罢工的信号,为了节省体力干脆和老爸约定来罚球,十个为限,多进者胜。大学运动会上我可是有过十进十的战绩,本以为这局拿下老爸是轻而易举,不料前三投竟无一命中,果不其然在慌张中被老爸给拿下,我奉承了他一句“我老子果然是我老子”,他的脸和这斜阳一样灿烂了许久,随后我吵吵着要再来,父亲同意,最终我以一球之差小扳回一局。

空空荡荡的场地,两人,一球,地上的影子被拉得越来越长,天刹那间暗垂下来,村头断断续续传来炮仗的声音,估计是哪个调皮孩子的杰作。父亲眼一瞅道“天黑你回吧,我一会得帮村里收今年的垃圾清运费呢,告诉你妈,一会就回来”,我便收球回家。

这场没有大汗淋漓,没有紧张刺激对抗的球却让我格外酣畅,就像我们爷俩共赴一场多年前的约,是独属于父亲和我的一段时光,也令我平添了几分对这个男人的敬意。

动车如出膛的子弹,再一次推着我去了远方,年也就这样结束了,我忍不住去想,某一天,父亲是否会抱着篮球,任沉降的夕阳把他一个人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三年后、五年后、十年二十年后,他还有气力拍动这颗圆圆的球吗?

那就明年过年再和他打一场吧!